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司管理 > 人力资源管理 >

期货公司首席风险官制度

来源:注册海外公司上海站 发表时间:2012-01-13 11:27 点击:

一、首席风险官产生的背景

1、国内因素

我国期货市场已走过了十多年风风雨雨,在早期发展阶段,期货市场各类风险事件层出不穷,由于对期货市场功能、风险认识不足、法规监管严重滞后,期货公司在运作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产生各种违规行为,甚至危及到期货公司的生存,因此,前些年的中国期货发展历程,几乎就是一部风险教育史。经过1993和1998年以来的两次清理整顿,我国期货市场渐渐进入了规范发展阶段。然而,风险是无时不存、无处不在的,特别是近期即将推出股指期货等其他金融期货品种,风险控制已成为期货公司日常运行的重中之重。为了确保期货公司能够始终稳定、良性地发展,期货公司必须从制度层面来加以保障,首席风险官正是在这个基础上诞生的。

2、国外因素

国外金融机构频频发生的因风控制度不严密而造成巨额损失的事件给我国期货业风险管理敲响了警钟。例如:法国兴业银行2008年1月24日披露,因该银行一名交易员违法股指期货交易行为造成了该行高达49亿欧元的损失,导致该行陷入困境,并直接引发全球股市的一轮暴跌。法国兴业银行一直扮演着世界上最大衍生交易市场领导者的角色,一直被认为是世界上内控制度和风险管理制度最出色的银行之一,可就是这样一个标杆性银行,悲剧发生的根本原因仍然在于监管和风险控制存在漏洞。实际上,相对于法国兴业银行等国际著名投行,我国期货公司的内部治理和风险控制还是相当脆弱的,因此,我国期货公司更应加强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体系的建设,重视各种风险控制和管理制度的落实。法国兴业银行事件警示我们,无论资金多么雄厚的金融机构,如果忽视了安全保障和风险防范,都难免遭受市场的惩罚。法国兴业银行事件的暴发加速了我国设立期货公司首席风险官制度的步伐。相信在吸取法国兴业银行事件的惨痛教训后,随着相关制度的陆续出台,我国期货公司内部治理和风险控制必将得到进一步健全与完善。

二、首席风险官的概念和法律地位

2008年4月1日中国证监会发布《期货公司首席风险官管理规定(试行)》(以下简称《管理规定》) ,《管理规定》明确首席风险官是负责对期货公司经营管理行为的合法合规性和风险管理状况进行监督检查的期货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其不直接介入公司决策和具体的风险管理操作,而是对公司经营管理行为的合法合规性、风险管理进行监督、检查。

由此可以看出,首席风险官是被赋予特殊职责及特殊使命的公司员工,扮演着双重角色。一方面,首席风险官的履行职责行为仍然属于公司内部管理的范畴,其作为公司员工必须服从公司的基本管理制度;但另一方面,以监管的要求设立和被赋予职责的首席风险官,可以直接向中国证监会派出机构汇报且无正当理由期货公司不得免除其职务,从某种意义上赋予了首席风险官在期货公司内部相对独立的权利,其扮演着类似于独立董事的角色。在中国期货史上,对一个单独的职能岗位以规章的形式进行规范尚属首次,足以体现监管部门对期货公司首席风险官制度的高度重视。

三、首席风险官制度

1、任职资格

(1)具有期货从业人员资格;

(2)具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或者取得学士以上学位;

(3)通过中国证监会认可的资质测试;

(4)首席风险官应当具有从事期货业务3年以上经验,并担任期货公司交易、结算、风险管理或者合规负责人职务不少于2年;或者具有从事期货业务1年以上经验,并具有在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从事风险管理、合规业务3年以上经验。

期货公司董事会选聘首席风险官,还将考核其是否熟悉期货法律法规、是否诚信守法、是否具备胜任能力。

2、任免程序

期货公司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依法提名并聘任首席风险官。期货公司设有独立董事的,还应当经全体独立董事同意。

首席风险官任期届满前,期货公司董事会无正当理由不得免除其职务。期货公司董事会拟免除首席风险官职务的,应当提前通知本人,并按规定将免职理由、首席风险官履行职责情况及替代人选名单书面报告公司住所地中国证监会派出机构。被免职的首席风险官可以向公司住所地中国证监会派出机构解释说明情况。首席风险官提出辞职的,应当提前30日向期货公司董事会提出申请,并报告公司住所地中国证监会派出机构。

3、职责内容

首席风险官不直接介入期货公司经营管理,在期货公司不兼任除合规部门负责人以外的其他职务,其只负责对期货公司经营管理行为的合法合规性和风险管理状况进行监督检查。其主要业务范围为:

(1)对期货公司经营管理中可能发生的违规事项和可能存在的风险隐患进行质询和调查,并重点检查期货公司是否依据法律、行政法规及有关规定,建立健全和有效执行期货公司各项制度(包括但不限于客户保证金安全存管制度;期货公司风险监管指标管理制度;期货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制度;期货公司经纪业务规则、结算业务规则、客户风险管理制度和信息安全制度;期货公司员工近亲属持仓报告制度等)。

(2)对于依法委托其他机构从事中间介绍业务的期货公司和取得实行会员分级结算制度的交易所的全面结算业务资格的期货公司,首席风险官还需重点核查该项业务有关的各项风险管理制度(包括但不限于是否存在非法委托或者超范围委托等情形、是否建立与全面结算业务相适应的结算业务制度和与业务发展相适应的风险管理制度,并有效执行等)。

4、知情权

首席风险官在对期货公司经营管理中可能发生的违规事项和可能存在的风险隐患进行质询和调查过程中,根据履行职责需要,可参加或者列席与其履职相关的会议;查阅期货公司的相关文件、档案和资料;与期货公司有关人员、为期货公司提供审计、法律等中介服务的机构的有关人员进行谈话;了解期货公司业务执行情况等期货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职权。

5、履职的保障

在报告渠道方面,首席风险官发现期货公司有《管理规定》第二十四条所列违法违规行为或者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的,可立即向公司住所地中国证监会派出机构报告,并向公司董事会和监事会报告。

期货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各部门应当支持和配合首席风险官的工作,不得以涉及商业秘密或者其他理由限制、阻挠首席风险官履行职责。

期货公司股东、董事不得违反公司规定的程序,越过董事会直接向首席风险官下达指令或者干涉首席风险官的工作。

四、现有政策的局限性

1、《管理规定》中关于“任免制度”的规定不利于首席风险官独立有效的履行职责。

《管理规定》虽然赋予首席风险官极大的权利,但笔者认为首席风险官角色定位的重合性将导致首席风险官在现阶段很难行使法律赋予他的权利。首席风险官是期货公司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依法提名聘任的,相当部分首席风险官是由期货公司以前的风险总监转任的,其与期货公司其它高管之间难免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且首席风险官薪酬来源于期货公司,在生活来源上受制于他人之手,当期货公司真正存在违规行为,首席风险官能否做到大义灭亲,就算首席风险官凭借其优秀的职业操守,能严格履行职责,但受到处罚后的期货公司和其他高管人员能否在后期配合首席风险官的工作呢?

2、《管理规定》中某些条文规定得过于原则性,使首席风险官在行使权力时受到相当大的制约。

比如:《管理规定》第十三条规定:首席风险官不得有下列行为:(五)滥用职权,干预期货公司正常经营;第十五条规定:首席风险官不能够胜任工作,或者存在第十三条规定的情形和其他违法违规行为的,期货公司董事会可以免除首席风险官的职务。

如何界定首席风险官哪类情形属于“滥用职权,干预期货公司正常经营”,哪类情形属于“不能够胜任工作”,《管理规定》对此并无详细的规定,缺乏可操作性,期货公司管理层对此认定的随意性较大,如果期货公司管理层认为首席风险官可能会妨碍公司发展或者想打击报复首席风险官,完全可以依据此条款,由期货公司董事会免除首席风险官的职务。目前相当部分期货公司均由券商全资拥有或控股,作为控股股东,券商的意见对期货公司董事会意见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也就是说期货公司控股股东将会左右首席风险官的前途和命运。在这种环境下,首席风险官能否冒着自己饭碗被砸的危险, 严格履行职责,这对首席风险官提出了过高的要求。虽然《管理规定》中提到,期货公司董事会拟免除首席风险官职务的,应当提前通知本人,并按规定将免职理由、首席风险官履行职责情况及替代人选名单书面报告公司住所地中国证监会派出机构。但这只是赋予了期货公司报告的义务,其决定权仍然在于期货公司。

3、《管理规定》对首席风险官的惩罚措施规定不严厉。

《管理规定》中涉及到对首席风险官的惩罚措施,具体归纳有以下几项:

(1)首席风险官不履行职责或其他违法违规行为,中国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可以对首席风险官采取监管谈话、出具警示函、责令更换等监管措施;情节严重的,认定其为不适当人选。自被中国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认定为不适当人选之日起2年内,任何期货公司不得任用该人员担任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2)期货公司发生严重违规或者出现重大风险,首席风险官未及时履行本规定所要求的报告义务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首席风险官已按照要求履行报告义务的,中国证监会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予行政处罚。

(3)中国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将中国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对首席风险官采取的监管措施及认定的与首席风险官有关的其他事项记入期货公司及首席风险官诚信档案。

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监管部门对首席风险官违规行为最严厉的行政处罚也就莫过于认定其为不适当人选,至于《管理规定》中提及期货公司发生严重违规或者出现重大风险,首席风险官未及时履行《管理规定》所要求的报告义务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此“相应法律责任”究竟是何责任,未明确予以界定。因此笔者认为,在现行制度框架下,首席风险官违规成本相对较低,不足以约束首席风险官的行为。

五、立法建议

(1)尝试将首席风险官的人事任免权收归中国证监会的派出机构或中国期货业协会或成立一个行业协会统一行使,建立首席风险官专家库,同时将首席风险官的薪酬由上述机构予以统一发放,费用来源从期货公司营业收入中按一定比例提取或从期货公司风险准备金中提取。此举一方面可使首席风险官在任免及薪酬待遇上不受期货公司控制,保证其独立性;另一方面,当首席风险官遭遇期货公司管理层刁难时,可寻求上述机构依法维护首席风险官的合法权益,降低首席风险官的任职风险。

(2)可借鉴我国党政机关关于纪检监察干部的交流经验。派出机构应加强首席风险官的流动性,避免首席风险官与其它高管人员之间结党营私,派出机构应定期将首席风险官在全国或全省范围内进行调动,这样可防止首席风险官与其他高管人员联系过于紧密,首席风险官碍于情面、不能公正的履行职责。

(3)建立配套的实施细则,细化首席风险官的职权范围,避免其权利过大,而影响期货公司正常经营,同时要加大对首席风险官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因为首席风险官如果滥用职权,将会对期货公司治理产生很大影响,因此在保证首席风险官丰厚薪酬的同时,也要对首席风险官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严厉的处罚。例如:如果期货公司存在《管理规定》第二十四条所列违法违规行为或者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的,首席风险官未及时履行《管理规定》所要求的报告义务的,给期货公司或其它股东造成损失,首席风险官应该对公司或受损害的股东承担连带民事赔偿责任。只有法律责任约束的义务,才可能得到切实的履行,也只有潜在的法律责任的威胁,才会促使首席风险官忠于职守,恪守诚信,勤勉尽责的进行风险管理工作,避免首席风险官成为“花瓶高管”。

(4)建立对首席风险官因履职而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救济制度。首席风险官职务的特殊性,导致其在履行职责中难免遭受打击报复,对于因此而造成的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失,应明确承担此责任的主体及首席风险官的救济途径。

(5)提高首席风险官的准入门槛。因为首席风险官除应当具有良好的职业操守和专业素养外,还应当熟悉期货法律法规,因此其应当不同于一般的高级管理人员,建议对首席风险官的报考条件、考试难度等方面进行更高标准的要求。

六、结束语

首席风险官制度作为期货公司治理的一部分关键内容,旨在通过设立首席风险官,引导期货公司从长远健康发展出发,为有效规避合规风险,加强自我管理,自发建立起一整套以首席风险官制度为基础的合规、风控体系。但是,首席风险官制度作为一个复杂的制度,它的运行并非如此简单,需要诸多相关制度的相互配合。这就要求相关部门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尽快的推出相应的运行与操作办法,使之不会成为“无本之木”。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上海牛人岛企业登记代理 备案编号:沪ICP备18048550号